快捷搜索:

《一字不识》:写给成人的文艺范儿“识字”书

一字不识 出版方供图

南报网讯(记者 解悦)众所周知,“我”是第一人称代词。可是你知道吗,在甲骨文中,“我”是一种武器,很像一把横绑的三叉戟,带着利齿。《说文解字》里说:“我,从戈从钑。”钑是一种古代兵器。虽然许慎作《说文》时还看不到甲骨文,然则这个字像一把兵器太显着了。由此可以想象,在甲骨文的年代,人是很声张的,“我”便是明证。

这样解读“我”,是不是很有趣?《一字不识》便是这样一本颇具“文艺范儿”的 “识字”书,容身历史故事,从生活细节着眼,缓缓铺展开来,解说汉字来历、渊源、蜕变,以及与日常生活的联系,诠释汉字之美,付与汉字全新的鲜活生命。

一个汉字便是一幅画,是远古真实生活场景的再现,虽历经几千年蜕变,与我们今日的生活依然亲昵相关,如表示方位的东、南、西、北,如区分季候的春、夏、秋、冬,如家,如畜,如花,如月……这些看似通俗的汉字,背后究竟暗藏着如何的古老故事和生活场景?它们最初的本义是什么?又若何蜕变成本日的样子?作者在书中逐一作了活跃有趣的解说。在作者的讲述中,这些汉字仿佛有了生命,穿越历史长河,在纸上跃动起来。

正如作者在自序里所写,翰墨是一种对象,而汉字不仅仅是对象,它也是一个伟大年夜的矿藏,埋藏着丰盛的中华文化。进修汉字,就像打开一扇门,不但能看到翰墨的神奇,也能看到中华文化的博大年夜博识。

内文有188个甲骨文,由版画师雕刻于木板之上,拓印而成,还原了甲骨文的古朴风貌。每个“甲骨文”零丁编号,于每篇文章末端分外放大年夜出现,内文小图与文末大年夜图互相对比,便于读者加倍清晰、详细地熟识这些翰墨,发明甲骨翰墨之美。

里封选用黑卡,188个甲骨文以银色印于封面之上,有一种隐约、素雅之美。甲骨翰墨仿佛暗夜之星辰,穿越时空而来,充溢历史感。

作者林之在文史领域具有深挚积淀,近年来致力于汉字之美的品味与传播,曾开设相关专栏,行文典雅有味,笔法深入浅出,如行云流水,给人以美好的涉猎感想熏染,广受好评。

愿你偷得浮生半日,随汉字穿越时空,回归古老的生活场景,随日出而作,待日落即息,不负时间,拾(识)得汉字一箩筐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